最新澳门网址大全

河南起家,上海崛起,阆中富豪高天国之兴衰史

admin 2021-03-05 11:13 未知

五年前的2016年开年第一天,高天国、刘静夫妇与女儿高超三人从上海飞赴台湾,参加由星云法师主持的“幸福与安乐”佛化婚礼暨菩提眷属祝福礼。在佛光山,高天国笑得好开怀,直说:“激动又开心!”

走在钢丝般的人生路,身陷囹圄的高天国,苦心搭建的2000亿安信信托变成了一地烂账,不知此时他会怎样回想并面对自己一生兴衰跌宕,到哪儿寻求幸福与安乐?

阆中富豪高天国之兴衰史

阆中市柏垭镇的桑葚采摘节

信托起源于英国,迄今已有800多年历史,曾与银行、保险、证券构成了金融行业之四大支柱。由于非标准化的业务特性,金融类信托的日子不容易。

相当长时间,高天国旗下的安信信托,是沪深两市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,也一度为国内信托行业之龙头。由于稀缺性,安信信托资产管理规模曾将近2000亿元之多。

盛极而衰,兑付危机爆发之后,高天国也从人生巅峰跌落而下,安信信托资不抵债,产生了巨额窟窿,也决定了高天国的人生命运将以落寞收场,并因违法发放贷款罪而被刑拘,其人生之跌宕起伏,令人唏嘘!

高天国,曾用名高峰,1950年出生于四川阆中市柏垭镇(注:原裕龙乡)一个村子。时光如梭,岁月变迁,裕龙曾是阆中一个乡,2005年8月未并入柏垭镇之前,全乡面积16平方公里,辖10个村、6个村民小组,有5000多人口。

在阆中老家,高天国修了一处不错的宅院,高天国共有兄妹6人,父亲早年当过村支书,一家以务农为生。初二没有念完,16岁高天国参军入伍,在湖南当兵。由于表现优异,他从通讯员一路晋升排长、连长、营长,也由此改变了人生命运。

高天国与妻子刘静(左)及女儿高超(右)

作为部队转业干部,高天国并没有选择回老家四川,而是去了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,曾任该工程局副局长。

上世纪90年代,高天国和“炒房大军”南下海南岛,炒房发家又转至辽宁发展,拿下了安信信托的前身,变身为信托大佬,成为商界传奇人物。事实上,高天国真正的起家是河南,而非海南。

直到1992年,高天国才将主要精力放到南方,在香港注册了香港创安集团,同时赴海南创办了多家公司;目前,高天国依旧拥有香港身份。

与潘石屹等人“淘金”相比,高天国当年是饮恨琼岛。上世纪90年代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,高天国创办的“海南世通”未能幸免于难,在海口开发的“永丰花园”项目,曾烂尾十多年。据说,当年他海南炒房时,在融资上曾获“高人”相助。

人生总是难免在患得患失之间走钢丝,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,几乎同一个时期,与海南失利相比,高天国在老根据地河南,事业却做得风生水起。

“中原之行哪里去——郑州亚细亚。”亚细亚是上世纪90年代“中原商战”风云一时的“弄潮儿”,服务员身着绿色军装,个个美貌如空姐。郑州亚细亚早期有二大主要股东,分别为中国建设银行河南分行旗下的“河南租赁”,持股51%;另外的49%股权,则为中原不动产总公司所持有。

后来,股份改制后,河南租赁将持有郑州亚细亚51%股权释出,其中有18%转让予“海南大昌实业”。而当年的海南大昌实业总经理“高峰”,就是高天国。

高天国也一度热衷于百货零售业,不过玩得并不好。1996年,高天国在北京、上海、昆明、成都多地,布局了连锁百货“仟村百货”。其中,1997年开业的昆明仟村百货虽一时兴盛,却迅速陨落,欠下不少金融机构的贷款;不过,日后高天国通过债权转让,化解了欠贷危机。

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天国(中)

在昆明,在百货业困顿的高天国,转移阵地,又将事业转入上海。

曾有人总结,高天国玩转不良资产业务的戏路,可归结为“欠贷不还、银行剥离坏账、资产公司处理、低价购买”这种套路。

1999年,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创办,这是高天国进行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。此后,他发起成立了上海假日百货。2019胡润百富榜上,高天国家族以115亿元财富排名第336位,旗下涉足金融、房地产、投资和百货四大领域。

安信信托,其前身为辽宁鞍山信托,1994年1月在上海交易所成功上市,迄今为止仍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。A股市场另一只信托股票,是在深交所上市的“陕国投”。

鞍山信托因资不抵债,加上另一家潜在“接盘侠”海尔智家的退出,2002年,上海国之杰投资实际控制人高天国以1.7亿元加上“非常之手段”,从鞍山财政局受让了其持有的20%股权,于2004年更名为安信信托。日后,高天国不断增持股份,成为安信信托的实际控制人,也成为炙手可热的信托大亨。

高天国(左)及妻子刘静、女儿高超在佛光山

安信信托一声雷,多少投资人彻夜难眠,终日以泪洗面,说什么财富保值,原来是一场空梦!

2020年6月5日晚,*ST安信公告称,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,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,高天国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,相关事项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同日晚间,*ST安信在另一则公告披露,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冻结国之杰所持有安信信托18.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.05亿股限售流通股,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《协助执行通知书》对该部分股票进行冻结。

已是七旬之人的高天国,一向以勤奋工作在业内出了名,很多人会问:何以至此?

五年之前,也就是2016年开年第一天,2016“幸福与安乐”佛化婚礼暨菩提眷属祝福礼在佛光山隆重举办,高天国、刘静夫妇与女儿高超从上海飞来参加盛会。

当时,星云大师为1500对佳偶福证,结婚四十年的高天国及妻子刘静当时笑得好开怀,妻子刘静赞扬“星云大师实在太伟大了”,高天国直说:“激动又开心!”

一家人同赴佛光山,此等因缘与高天国爱女高超有关,也是高超力推下成行的。2015年,星云法师前往上海,在喜来登酒店的公司住处上班的独生女高超,彼时为安信信托总裁助理,她巧遇大师。

高天国独女、原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(中)

高天国之独女、原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,生于1980年,拥有会计和银行金融双学士,获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管理硕士,入职安信信托之前,曾就职于安永会计师事务所。

从履历来看,她似乎是相当优秀的“富家女”。可有报道称,圈内知情人士称,无论是高天国,还是她的爱女高超,事实上他父女俩都是信托业“圈外人”,都不会管信托,除了搞自己的项目外,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着底下人瞎搞了”。

高天国之爱女高超,曾集安信信托之副董事长、副总裁、执行董事于一身,但这家信托上市公司2017年度13次董事会会议中,她缺席董事会竟然多达7次,如此之“混”日子,能好吗?

业绩“大变脸”、高管集体出走、百亿产品逾期,当安信信托陷入困境时,高超也出局了。曾有媒体爆料,在安信信托上班那几年,高超是“开着保时捷来上班,并没参与多少管理”。

让投资者更是忿忿不平的是,2018年是安信信托“踩雷”年,而高超的薪酬竟然从上个年度的116.6万元至374.9万元。2018年报里,安信信托为13.61亿元入股*ST印纪的投资,计提了接近10亿元。深交所于2019年10月终止了*ST印纪上市,原先的高管也早已离职,钱没了,也没有人来为此笔资产流失负责了。

安信信托之败,有迹可循!高天国会身陷囹圄,可恨也可悲!!!

高天国为什么跌倒在最熟悉跑道?

安信信托

截止于2月24日收盘,*ST安信仍有131.26亿市值。作为国内最早一批金融类上市公司,安信信托是2004年迁址上海。备受各方关注的安信信托,债务缠身,只能寄望于重组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多次的官方公告,翻看内容总是失望,说了跟没说一个样,充满失望和失落。1月29日晚,*ST安信公布了去年预亏公告,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69亿元,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-59亿元。

已经“披星戴帽”的*ST安信,这已是第三年巨亏了。

此前,高天国也力图自救,倾向于自己找战略投资者“救火”。在市场下滑、黑天鹅不断的情况下,特别是信托业去通道的大背景下,加上各家机构纷纷起诉,也让股权重组对价方案变得越来越“难产”。

安信信托

《等深线》此前曾报道,被限制人身自由接受调查的高天国,已罹患重病。早些年,他的三弟高天强及兄弟姐妹也劝说他“可以退了,休息两年,树大招风”,可高天国却回应:“没办法”,“没有人接手”。

代际传承失控,问题颇多,传给谁,怎么传,什么时间传,交棒后又是面临一个个挑战,难怪很多人无法逃脱“富不过三代”魔咒。

早在30多年前,高天国就已侵淫于地产,成也地产,败也地产,在房地产这个自己最熟悉的赛道,重重跌倒,也许是逃不掉的宿命。事实上,安信信托许多项目,就披上了地产色彩。

有内部人士曾对媒体透露,安信公司主要的就是房地产,另外有一部分工商企业上市公司,“我们不做城投项目。”有上海业内人士此前受访透露,安信信托做的地产项目,“都是我们听都没听过的开发商,排名可能都在200名后,区域也比较偏。”安信信托“钟爱”于中小房企,期望从中获得更高的回报,也埋下了无穷的隐患。

资管新规下,难逃一劫,新市场情势下,地产业除头部房企外,中小开发商的日子并不好过,受伤的自然是自己。比如,2018年底,安信信托曾公告称,有一笔中弘股份关联方中弘卓业发放的贷款到期无法收回,金额高达5.5亿元。

此外,像安信信托受让的“中民投”董家渡项目,岂不是“烫手山芋”。盛极而衰,显然,阆中富豪高天国太高估了自己,高估了自己的战略判断,也高估自己处置风险的能力。

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

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



Powered by 最新澳门网址大全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